苏苏苏苏

(ง •̀_•́)ง

要很长时间没空刷lo了,QAQ我心爱的楼诚啊!希望回来的时候喜欢的太太和大家都还在(´・ᆺ・`)

😘噗噗最可爱了  图源见水印

图源见水印 么么哒

“开屏挑战赛”福利币投币指南

王凯影迷会iwangkai:

1、投币打榜快捷通道,以下地址直通投币页面:


http://www.lofter.com/act/screenvote




2、投币的固定地址在“lofter话题君”的日志内。(如图)







3、活动不定期会出现在发现页banner等位,点击进入也可投币。







看到有更多的影迷朋友加入到挑战赛的行列中来,让我们再来复习一下福利币累积教程:http://iiwangkai.lofter.com/post/1e2a2404_b821c2f




滴,加油卡~❤

收了几本喜欢的太太的本,宝宝需要吃土啦……

【part.1】深夜食堂 ~ (๑•̀ㅂ•́)و✧

愿意整理的太太真是太棒了

蓝蓝的WiFi敲凯~:

 Σ>―(´•ω•`)→  


       谢谢大大们的投喂  ⁄(⁄ ⁄•⁄ω⁄•⁄ ⁄)⁄




每一个产粮的太太都是棒棒哒!




                                标题加粗的是未完结……



=========================================




楼诚:


【楼诚/荣霖】上错花轿嫁对郎 by  @海锅豆腐煲 


【楼诚】【荣霖】命中注定爱上你 by  @昵称是个什么鬼 


【楼诚】【论坛体】救命,我觉得我的毕业论文导师和他的助教有一腿! by  @南瓜吐司 


【论坛体】看女朋友写的耽美小黄文时被大哥看见怎么办?急,在线等!!! by  @南瓜吐司 


【楼诚(现代AU)】喜欢你,所以你先表白 by  @Demon_沧蓝 


【楼诚娱乐圈AU】线圈 by  @温酒一壶 


【楼诚】【论坛体】所有不以分手为目的的吵架都是可耻地秀恩爱! by  @群山 


【楼诚】我在明家就是个童养媳(ABO) by  @F宅 


我们结婚了(楼诚) by  @靖王才是真绝色 


【论坛体】心爱的人要结婚了我要去告白么? by  @开到荼蘼花事了 


诚不我欺 by  @惟扬Keane 


阿诚的十诫 by  @惟扬Keane 


【楼诚】《隔壁的礼物》娱乐圈?? by  @脑坑专用土 


<煮熟的鸭子要飞了>和<天上掉馅饼了>【ABO】 by  @脑洞孵化器 


【楼诚】捡个弟弟当媳妇儿 by  @诗三百 


【楼诚】春光明媚(完) by  @哥哥叫你回家 


明氏大学番外系列楼诚篇——爱上弟控的弟弟 by  @兰泥弯 


【楼诚】日常脑洞(生子向) by  @慕南竹家的小慕 


【楼诚/性转】如果明诚是个姑娘的话,明家日常 by  @我那么萌还不太中二 


【楼诚】小诚喵戏夫记  by   @汪星球喵星人 










蔺靖:


【蔺靖】青衫抚扇来  by  @这是一个伪命题 


【蔺靖日常脑洞】 by  @这是一个伪命题 


【蔺靖】琰宝宝吃醋了要蔺晨亲亲才能好 by  @洛洛luoluo 


【蔺靖/缘尽世间】【全文】 by  @慕子宸 






凌李:


【凌李】没羞没臊的日常(有肉) by  @御姐朵🐈 


[楼诚衍生]没溜儿爱情故事  by  @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楼诚衍生】【凌李】院长与警花不得不说的故事 by  @kkw的江河万里 


【凌李】初恋不是件小事 by  @源源 


【凌李】错综复杂 by  @Wwwww 


心跳频率  by  @祁风 


【凌李】他他 by  @Demon_沧蓝 


【凌李/谭赵】Catch计划 by  @Demon_沧蓝 


【凌李】此生不负 by  @温酒一壶 


【凌李】带个娃吧! by  @温酒一壶 


【凌李】不靠谱的恋人 by  @温酒一壶 


【凌远X李熏然】同居三十题 by  @清隳 


【凌李】【合集】一个我和一个你  by  @脑洞集散地 


凌熏+一霖 | 觉觉 by  @未拣 


【楼诚衍生/凌李】恋上你的床 by  @翊斓 


【楼诚衍生】daily life  by  @玉子金童 


[凌远 李熏然] 悠然自远 by  @明日待曦 


凌院长的熏然牌小甜饼 by  @楼诚cp我就萌! 


【凌李】我觉得你喜欢我 by  @坂田氏推土机 


[凌李]我可能不会标记你 (ABO) by   @爱卖萌的小鲸鱼  


[凌李] 炮友守则 by  @孤单的长颈鹿 


[凌李] 我的男友是卧底 (完) by  @孤单的长颈鹿 


[凌李] 爱要坦荡荡 (完) by  @爱卖萌的小鲸鱼 


小祖宗  by  @在凯凯锁骨里游泳的丸子 


【凌李/傻白甜向】警犬的驯养方法 前篇 by   @蒜泥蛋黄酱 


【楼诚衍生/凌李】警犬的驯养方法 晚归篇 by  @蒜泥蛋黄酱 


【楼诚衍生/凌李】警犬的驯养方法 正篇 by  @蒜泥蛋黄酱 


I Really Like You by  @楼诚cp我就萌! 


【凌李】【熏然别怕】(有剧情的污) by  @思新墨浅 


【凌李|ABO孕夫日常甜饼】妈妈咪呀 by  @蛇精病大发作地西泮 


【凌李日常小甜饼|楼诚衍生】食只连心  by  @蛇精病大发作地西泮 


【凌李】热恋那点儿事儿 by  @猫砸 


【凌李/谭赵】灵魂互换 by  @云想衣裳 


【凌李】【和院长同居的三十天】 by  @柳逐卿 


Out Of The Woods (第一章没有放出来!) by  @楼诚cp我就萌! 


【凌李】就是要做你的小太阳 by  @欣北 


【楼诚衍生/凌李】相会有期 by  @小梅枝上东君信 


【凌李】当我的抱枕吧(一发完 小甜饼) by  @奶黄包 


【凌李/楼诚衍生】都说了不要艾特真人 by  @whatdidfermiparadoxsay 


【知乎体】什么时候你会觉得自己配不上自己的伴侣 by  @青丝绕 


【凌李/性转】小事集 by  @我那么萌还不太中二 


(凌李)老司机讲座:我是如何拿下我家吃货宝宝的 by  @方小倚 


【凌李】Hello。 by  @楼诚cp我就萌! 


【凌李】饿了 by  @是猫啊 








谭赵:


[谭宗明X赵启平]投资风险  by  @一根棉签 


【谭宗明x赵启平】如此良人何 (谭总千里追妻,HE) by  @子兮 


【楼诚深夜六十分】(谭赵)偶遇一场风花雪月 by  @为君荒生 


【谭赵】【楼诚衍生】雾里看花 by  @为君荒生 


[谭宗明x赵启平][楼诚衍生] 圣诞节与小团圆(污污污) by  @一个少女李阿妖 


【谭赵/楼诚衍生/片段灭蚊】小蛋糕不能多吃 by  @淮左 


【谭赵】栗子酒(栗子生日快乐) by  @御姐朵🐈 


【谭赵】半夜抢红包的都没有性生活!  by  @临渊_羡月照诚心 


【谭赵】美梦成真 ch by  @夏夏夏洛 


 【楼诚衍生/谭赵】死性不改  by  @钦心 


【谭赵】你听风在吹  by  @柳逐卿 


【谭赵】一点都不想嫁给流氓 by  @坑货狸子睡不醒 


【谭赵】酒与糖 by  @茶三查 


谭赵 | Aqua Lagoon by  @未拣 


【谭赵】情人节的早晨 by  @海锅豆腐煲 


【谭赵】【ABO】To Kill a Thousand Dogs by  @三千世界狗带 


[谭赵ABO]目录整理 by  @帕格尼尼のG弦🎻 


【谭赵】论坛体 被包养爱上金主怎么办 by  @幺蛾子 


【谭赵】原地踏步 by  @茶三查 


【谭赵】夜难静   by  @哥哥叫你回家 


【谭赵】黑色幽默 by  @哥哥叫你回家 


【谭赵】故人初识 by  @饺子皮® 


[谭赵]忧伤的嫖客 by  @小马尾 


【谭赵】好梦如旧 by  @北歌南唱 


【谭赵】佳期如梦 by  @北歌南唱 


【小别】 楼诚衍生/谭赵 by  @芮Sir 


【谭赵】眉如酒,眼如歌 by  @笙歌慢 


【谭赵】退为上计(一发完) by  @温布尔登的流氓兔 


【谭赵】两个beta的日常 by  @御姐朵 


【谭赵】久别重逢 by  @顾苏苏 


【谭赵】【双A】Alpha何苦为难Alpha by  @楼诚好大一个洞 


【楼诚深夜六十分】化学反应 谭赵 by  @万箭穿心啾啾biu 


【谭赵】曲妖精追夫教程:从开始到放弃 by  @清意秋风 


【谭赵】同居三十题 by  @乔维_ 


【谭赵】 吃醋 (什么鬼?) 短篇完结 by  @littlewind轻哨 


【谭赵】真正的爱情 短篇完结 by  @littlewind轻哨 


【谭赵】 微曦 by  @littlewind轻哨 


【楼诚深夜60分】(谭赵)谭宗明就医记录册 by  @方小倚 


【谭赵】痒?我帮你挠挠? by  @月半安安安安 


【谭赵】痒?憋着!不准挠! by   @月半安安安安 


【谭赵篇】日常不过flag连着flag by  @月半安安安安 


我的小蓝片> by  @染庭信純 


《所谓一见钟情》【楼诚衍生】谭赵 by  @告别盐的淡 


没营养的小甜饼。 by  @陈亦茹 


【谭赵】谭总的小野猫 by  @金乌GUI 


[谭赵]病人,医闹,和医生 by  @卖墨镜的宅翟 


医者仁心 by  @一只猫 


【谭赵】该如何爱你 by  @Rain的随记 


【谭赵】妖精修炼手册 前传 by  @我那么萌还不太中二 


【谭赵】妖精修炼手册 前传2 by  @我那么萌还不太中二 


【谭赵】妖精修炼手册(一发完) by  @我那么萌还不太中二 


【谭赵/楼诚衍生】电梯里的猫咪 by  @明家的热柠茶 


[谭赵]就是不要告诉你(全) by  @料峭 


【谭赵】《不可描述》  by   @永嘉伯言 


【番外】 小赵医生在什么场合说了“我爱你”? by  @谧是一个精分体 


【番外】 谭宗明是怎样求婚成功的? by  @谧是一个精分体 


【番外】 他们是怎么重修旧好的? by  @谧是一个精分体 


【欢乐颂/谭赵&安曲】总裁与小妖精 by  @初五翎 


【楼诚衍生/谭赵、微凌李】中年危机 by  @蓝子 


【谭赵】发现另一半有出轨嫌疑怎么办,急! by  @蓝子 


【楼诚/谭赵】似是故人归(上) (下) by  @旅鹿。 


【谭赵,微凌李】好久不见 by  @路有多久啊 


【谭赵】春天该很好  「后续」  by   @李苌婷 


【谭赵】冬天该很好(一个后续的后续) by  @李苌婷 


【谭宗明/赵启平】争吵与补偿(一发完) by  @゛親ベ寶寶 


[谭赵]赵医生说他想养狗 by  @西墉_49536 


[楼诚衍生/谭赵]婚礼 by  @画画の黄狸 


【谭赵】玉楼春 by  @清池钏 


【谭赵】食色性也 by  @多比闪闪 


【谭赵】关于,忽明忽暗 by  @狐禮 


表白这件小事 520特辑 by  @正直的阿黄 










荣霖:


【楼诚衍生】石里桃花霖带雨 by  @玉子金童 


【荣石X许一霖】【一小块儿肉】午夜唱情歌 心痛来找我 by  @没文化真可怕 


【荣石X许一霖】戒烟 by  @没文化真可怕 


【荣霖/荣许】荣石X许一霖的场合 捧场 一发完 by  @卷毛小喵 


【荣霖】妾身未明 by  @天四 


【楼诚衍生】内兄 by  @玉子金童 


【楼诚衍生/荣霖】佳偶天成(ABO,有肉,生子,孕期play) by  @白日梦 


【荣霖】满堂春:怪我咯 by  @橘绿时 


[夫夫日常]之双向逃婚(荣霖/荣石,许一霖) by  @Mitsuki_K  


【荣霖】先生有事吗  by  @青邱旧梦 


【荣霖】咖啡豆情人 by  @麦子 


【荣石x许一霖】他乡故知 by  @赵五斤 


荣少的桃花 by  @一个大写的污 


【荣霖】(ABO)坤仪的养成计划 by  @犹记春衫  


【荣霖点梗】谈个恋爱行不行 荣石X许一霖  by  @白景行 


【楼诚衍生/荣霖】江流石不转 by  @麦子 


一千零一夜之【荣许】章台柳。 by  @慕篆烟 


【楼诚】荣霖衍生 鹊桥仙 by  @鹄不浴 


【樓誠衍生/榮霖】【碧落月色清明】單篇完,情人節賀文 by  @老街散步 


【掳来媳妇是男人】荣霖 by  @囚鸟 


【荣霖】似是故人来 by  @烟草一川 


【荣霖】似是故人来 (番外一) by  @烟草一川 


【荣霖】似是故人来(番外二) by  @烟草一川 


【荣霖】似是故人来(番外三) by  @烟草一川 


【荣霖】桃花扇  by  @东晋小狐狸 


[ 荣霖 ] 写字(私设一霖唱戏出身)  by  @九里明 


【楼诚衍生】【荣霖】四月雨 by  @幺蛾子 


【荣霖】我只在乎你 (一发完) by  @九里明 


【楼诚/荣霖】哥哥去哪儿 by  @麦子 



















【谭宗明/陈家明】你好,开门,有快递。

有家明的地方就有我!

暂时没想到:

依旧欢脱·OOC·大纲文,有私设




       1-


       室内的灯光昏暗柔和,男人微微笑着,拿起红酒杯往女人唇边凑过去。女人却优雅地避开,指尖轻轻抚过杯口,开口说——


       “你好,开门,有快递。”


       “卡!!!!!”陈家明喊得撕心裂肺。


 


       2-


       “哪个不长眼的打断了我的灵感!!”


       噔噔噔跑去把门打开,看见个高个子快递员,戴着单位发的统一的帽子,貌不惊人间隐隐透着一股傻气。


       陈家明一开口就想骂人,转眼一瞧他正双手捧着一箱子狗粮,暗道不能为难给婉君宝贝送吃的的人类,顿时又露了个笑脸,签了收眯着眼侧过身让出一条路:“进来放这儿吧~”


       快递小哥默默地走进门把东西放下以后规矩地又退了出门离开。


       陈家明倚着门框心想还第一次见人头那么大戴帽子还那么好看的。


 


       3-


       那是谭宗明送出的第一份快递。


       太子爷初出茅庐处事不当,被太上皇一怒之下贬了下凡,灰头苦脸干起了杂七杂八的活。


       快递公司的老板平常也不是会看豪门八卦新闻的主,反正没认出谭宗明来,大手一挥划了市中心一大片区给谭宗明和另外两个人。


       被贬的太子爷正在人生失意时候,除了工作没敢找其他乐子,一天下来回到家也只是瘫在沙发上无聊地数送了多少件快递。


       然后他想到了那个还没开门就先听到一声“卡——”的兰花指住户。戴着一副几乎能把脸都遮上的大眼镜,瞪圆了眼睛时还挺有趣的。


 


       4-


       第二次见面是在陈家明的公司。收件人不是陈家明,是摄制组里一个小女生。谭宗明一见那个妖娆的背影就赶忙把那句“送快递”艰难地咽了回去,偷偷戳了戳站在旁边的一位女生,给她看了看收件人的名字。


       那位女生压低了声音说:“她在陈导身边忙着呢,要不——”


       “啊啊啊!!!!!”陈家明噌地跑了过来指着女生大吼,“我的拍摄场地不是说好了闲杂人等与林无敌不得入内吗你站在这里干什么没看见人演员正在入戏吗你进来一呼吸就整个气氛都没有了!!!”


       女生不生气,讪笑着给他递文件。他扭过头看向谭宗明,明显是认出他来了:“你又在这里干什么?” 


       谭宗明扬了扬手里的快递袋子。陈家明了然,一把夺过来塞给身边那个小跟班:“说了多少次买衣服别寄回来公司你怎么老改不过来!”气得哼哼唧唧。小跟班低头飞快地签了字,陈家明突然软下声音道:“明天穿来看看,不好看我就把你给炒了。”


       在场三人俱是一愣,陈家明瞪着小跟班:“干嘛!我这是在考验你的审美!”


       小跟班噗嗤一笑,被陈家明打了一下肩膀,谭宗明见自己任务完成,便向人告别。


       陈家明临末又扫了谭宗明一眼。


 


       5-


       “我这是打个巴掌给个甜枣。”陈家明后来一边吃雪糕一边跟谭宗明说。


       “胡说八道。”谭宗明笑,明明是刀子嘴豆腐心。


       陈家明从不避讳自己的外貌协会倾向,而谭宗明刚好是个能入眼的,一来二去陈家明和谭宗明就熟稔了起来。谭宗明好说话又办事牢靠,偶尔在概念里有百里加急的情况,陈家明电话一个就搞定。


       小艾又一次目送谭宗明默默离去时在陈家明耳边神叨叨“人非草木孰能无情”,陈家明默默地心想是不是该请这位好说话过了头的快递小哥吃顿饭。


 


       6-


       刚这么愉快地做出了决定,陈家明就发现来送快递的小哥变了个人,机灵的很人也精神,但没有了谭宗明那种沉默着的气质。他试探着又网购了几袋狗粮往家里寄,没听到熟悉的叫门声,只有快言快语的短信通知。


 


       7-


       可是陈家明根本没时间深究谭宗明到哪里去了,只当他被调到另外的片区。概念最近新接了个服装品牌的推广,平面和视频广告比重都很高,月末还得安排一场走秀。陈家明每天加班沉浸在一堆文件里,工作室模特来一批走一批、一堆又一堆衣服飞来飞去,小跟班们个个都蔫成咸菜苗了,陈家明反而越来越精神。他知道这个项目对公司的重要性,实在不敢造次。


 


       8-


       好不容易熬到月底,费德南看完最后一次走秀的彩排,终于说了声好。


       陈家明把小跟班拉下来确定场地布置情况,小跟班翻开文件说:“之前跟您说过的,X酒店最大的迎宾A厅被抢先预定了,我们在B厅,但总体布局差不了多少。现在已经收拾好了。”陈家明点点头。费德南在一旁问:“A厅被谁预定了?”


       小跟班摇头:“不知道,只听说是个什么接任仪式。”


 


       9-


       最近的陈家明绷得太紧,越往酒店走心里越慌——他还以为是精神上的。


       他走进空的电梯,不料后面跟上一大群人,热热闹闹挤满整个电梯。周围的热浪骤然加大,人声撞击在陈家明的耳膜上一下一下难受得很,强忍着等人群出了电梯才撑着旁边挪出去。


       裴娜和小艾正在B厅门口候着,见到陈家明时挥了挥手。陈家明扯出一个笑,还没迈出步子就昏了过去。


 


       10-


       谭宗明看着躺在床上的陈家明,发现他脱了眼镜以后也挺好看。


       床上的人突然睁开眼睛,眨了眨,看向谭宗明,半晌说:“你……”


       谭宗明柔声道:“这里是酒店房间,你刚才昏倒了,我——”


       陈家明突然坐起身,使劲摸谭宗明的外套:“你你你身上的可是Armani最新秀场款!!!你一送快递的怎么、怎么……”他想不出怎么表达,卡在那里。


       谭宗明气笑:“这不是重点,好吗?”


 


       11-


       “好吧,我昏倒了。但是你怎么在这里?”还穿那么贵气。


       谭宗明说:“我在A厅有事。”


       陈家明想了想:“但A厅不是说是什么接任仪式吗……”他偏头再次瞄了一眼谭宗明和他身上的西装,突然伏倒在床上。“请不要告诉我是你要接任个什么东西然后被昏倒的我砸中最后没接任上……算了你还是告诉我吧让我死个痛快。”


       陈家明说得飞快,谭宗明却只盯着他毛茸茸的头顶:“呃——”


       “不要说谎。”陈家明突然抬头。


 


       12-


       谭宗明手机响,被他按掉了。陈家明看了看他的手机,又看看他。


       谭宗明也看着他。


       两个人无声地用眼神晃了几个来回,最后谭宗明握紧手机起身:“抱歉。”然后到了阳台嘱咐底下的人安排仪式后续。


       陈家明发了一会儿呆,摸向床头柜的手表一看,尖叫了一声:“我的秀!!!!!!”


       谭宗明赶忙掐了电话跑进来,正看见陈家明想冲出房门,几步追上拦腰就挡住了人:“你的秀没问题,我帮你看了。你的上司也知道你在这里休息。”陈家明口不择言:“你一送快递的懂什么时尚懂什么走秀!”


       谭宗明眉一挑,陈家明霎时回神:“哦,你懂你懂。”


 


       13-


       谭宗明叫了送餐,陈家明到卫生间洗了把脸,终于感觉好了一点。


       “怎么突然昏倒了?”谭宗明有点不放心,以为什么大病。


       陈家明信口胡诌:“人群恐惧症。”


       谭宗明声线一沉:“不要说谎。”


       “……就是最近加班加得有点狠……”


 


       14-


       看着陈家明吃面。


       陈家明边拨开葱花边打量坐在自己对面的人:“说实话,我原本以为你是个废柴。”


       谭宗明喝了口水:“那现在呢?”


       陈家明吸溜了一大口:“现在发现……”他伸手在眼前晃了一下,突然笑了,“我就说为什么老看不清你,原来没戴眼镜……”他低头又吃了一口,抬头猛地发现原本坐在对面的人无声无息地挪到了自己隔壁。谭宗明问:“现在看清了没有?”


       陈家明咽了咽口水:“……看、看清了……”


 


       14-


       “现在……大概明白你那股特别的气质从何而来了。”陈家明昂着头分析道,“是股贵气。”


       谭宗明笑笑:“我觉得你是在夸我的衣服。”


       陈家明:“当然不,你废柴的时候我就觉得你特别了。”


       “这是一见倾心?”


       “……什么什么什么!这是我的眼睛善于发现美,好不好!!”


       他又伸手在眼前晃了一下,搡了一把越凑越近的谭宗明:“快把眼镜还给我。”


       谭宗明识相地退后了一点点,平淡地道:“你的眼镜摔坏了,我让人给你送了副新的来。”


       陈家明暴起:“你选的眼镜能戴?!”


 


       15-


       事实证明,能戴。从亮彩色的镜框突然换成稳重的黑色,整个人气质有点飞跃。


       陈家明在卫生间镜子前面皱着眉头,勉强地下了个结论:“嗯,谢谢——”道谢的话拐了个弯,“你谁?”


       谭宗明站在他后面,反应了好一会儿:“刚成为晟煊集团总裁。”


       陈家明猛抽一口气:“你一送快递的还有这么一重身份你这是神仙下凡啊?!”


       他思考了一下:“所以那个接任仪式就是你……你……接……那个……总裁职位……”


       谭宗明觉得陈家明又快要跪下去了。


 


       16-


       直到两个人走出酒店,陈家明还没能消化得了“认识的快递小哥是总裁”这一残酷的事实。


       谭宗明突然停住脚步,看着陈家明:“其实我现在也挺废柴的。”


       陈家明没听完就笑了:“切!谭总,别那么妄自菲薄好吗!”他一扭腰拍了拍谭宗明肩膀,转身就走了。


       谭宗明:???他没听出来我什么意思吗???


 


       17-


       陈家明跑回家第一时间打电话把小艾叫到了家里。


       小艾熟门熟路到厨房冲了咖啡,陈家明一边说话一边心不在焉地加糖,直到小艾抬手。


       陈家明如梦初醒:“我说太快了?”


       小艾:“你看看你的咖啡。”


       有座甜的小冰山。


 


       18-


       小艾清了清嗓子,准备神叨叨,却被陈家明打断,不明所以地看向他。


       陈家明说:“你那时候在我耳边念叨的那句什么来着?”


       小艾发现根本不用自己发表长篇大论。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19-


       小艾走了以后费德南打来了电话,慰问一下以后告诉陈家明最近可以稍微放个假。


       陈家明顺着婉君的小白毛摸啊摸,又去给它倒了一些狗粮。


       “你好,开门,有快递。”


       陈家明:“……”


 


       20-


       他跑去打开门,看到谭宗明捧着一大箱狗粮,跟以前一模一样。


       就是衣服比以前贵了点。


       陈家明堵着门口发愣,谭宗明无奈地笑:“你要发呆能不能让我先把东西放好了再发……”


       陈家明这才顺利地揪到问题核心:“你怎么知道我又准备买狗粮了?!”


       谭宗明放下箱子双手撑腰:“我给你送了18次快递,总该摸出点门路吧?”


       “哦……那……”陈家明突然有点纠结。


       谭宗明突然上前一步:“你还不懂啊?”


       “……”陈家明显然是懂了,脸色变得通红。


       谭宗明非常高兴:“你——”


       “闭嘴,你个废柴!!!”陈家明吼着就把人推了出门。


       砰。


 


       21-


       谭宗明敲敲门,然后悠悠地在门口等了一阵。


       门又开了。


       陈家明抱着婉君脸红红地生硬地说:“进来。”


       谭宗明乐了:“你干嘛?”


       陈家明:“我收快递。”


       谭 · 快递 · 宗明开心地笑了。






——END——


来自 @苏苏苏苏 点梗!


好气哦为何要我刚写完总裁组就来写家明小公主哼唧!


简直是2333333


还有你们这群僵尸粉一样的小天使!!


不来勾搭我为何要关注我!!hin!!


本lo全部文章目录

【黄志雄X陈家明】【点梗文】午夜奇遇(一发完)

我的家明小公举!

东皇有冥雅无心:

百粉点梗文


 @苏苏苏苏   @sundic  


*全家:连锁便利店【我不是做广告的




=====================================




全家,是世界上最友好的地方。


 


不论你什么时候去,它都有可爱的收款小姐(男性就当没看见吧),和温暖美味的食物。


 


陈家明凌晨一点捂着他饱受摧残的胃,身心俱疲的进了全家。


 


今天是一个项目的deadline,拍不完的话做后期的时间就不够了。偏偏今天的模特怎么也进入不了状态,几个镜头而已,居然生生拖到凌晨一点。陈家明要不是看在安茜的面子上,绝对会宁可超时违约也要开除她!


 


这个时间有点晚了,能挑的便当不剩什么,陈家明饿的也不想再纠结口味,随意拿了一份烩面,两个饭团,又拿了盒草莓瑞士卷,觉得不太够吃,打算一会再去款台边买对鸡翅,再来杯奶茶吧。


 


陈家明觉得自己现在能吃进一头牛,也不在乎手里的食物是不是高热量,吃进去会不会发胖了。


 


对了,鸡蛋布丁也要来一个。


 


布丁在另一侧的冷柜里,陈家明捧着他的一堆吃食绕到另一侧,那里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直勾勾的看着冷柜隔壁的冰箱。


 


陈家明一眼望过去就下意识的绕着他走。


 


那个男人穿着一件脏兮兮的军绿色夹克,裤子和鞋也都一样象是从泥里滚过似的,头发不知道多少天没洗过,带点卷的头发油油的挡住半只眼睛。


 


陈家明不敢多看他,生怕惹上麻烦,拿起布丁迅速的跑去了款台。


 


收款的小妹妹长得甜美可爱,递给陈家明鸡翅的时候还柔柔的微笑,提醒他小心烫手,陈家明觉得整个身心都被治愈了。


 


这时刚才那个男人拎着一提罐装啤酒摇摇晃晃的过来了,默默站在陈家明身后排队。陈家明这时候才闻到他身上浓烈的酒味,简直像刚从酒缸里爬出来似的。


 


陈家明向前躲了躲,男人并没有在意他失礼的动作,确切的说那个男人似乎除了手里的酒,看起来什么都不在乎。


 


找零已经放进口袋,陈家明拿着便当去门口的微波炉加热,转身的时候正巧看见男人的脸。


 


即使半张脸都快被他乱糟糟的头发挡住了,也遮盖不住男人英俊的相貌,短短半秒,一瞥之间,陈家明居然看清了他深邃的眉眼,高挺的鼻梁,刀削斧劈的面颊和他薄厚适中的性感嘴脣。


 


是一个只靠脸就能衣食无忧的人。


 


居然沦落的这么凄惨。


 


暴殄天物。


 


不过现在什么都比过不吃饭,陈家明迫不及待的把食物们都放进了微波炉,幸福的看着它们在橙黄色的光下旋转,等待着那声美妙的“叮”。


 


男人依旧摇摇晃晃的在那边付款,手在衣袋里掏了好久也没摸到钱。


 


门口传来开门的提示音,又有一个客人进来了,看了看门口的醉汉和收款员,又看了眼陈家明,走进里面去了。


 


男人还在掏衣袋,掏完衣袋又开始摸裤袋,收款的小美女用怀疑又戒备的眼神看着他,男人毫不在乎,继续摸他的零钱,裤袋里好像也没有,他又开始摸上衣的里怀口袋。


 


陈家明看着这个醉汉的动作脑补了好多故事,比如这个醉汉会突然抱起酒夺门而去,或者这个醉汉会像孔乙己一样跟小美女打商量先欠着,或者这个醉汉会改变主意不买东西改成抢劫,他会大喊一声——


 


“都不许动!”


 


整个便利店象是被按了暂停键,只有陈家明的微波炉发出了“叮”的一声。


 


陈家明立刻就把手举起来了,动作熟练的像是排练过一样,天知道他只是胆子小。


 


收款的小美女双手定在收款机上,表情惊恐,一动也不敢动。


 


醉汉找钱的动作也停在那里。


 


最后进来的那个男人手里正拿着一把枪,来来回回指着另外三个人,最后眼神定在陈家明身上,吓得陈家明忍不住发出了很小的“嘤嘤”声。


 


抢劫犯拿枪指指陈家明:“你过来跟他们站一起!”


 


陈家明哪敢反抗,小跑着就冲到那个醉汉旁边了,这时候也不嫌弃人家身上有酒味,象是抓救命稻草一样抓住男人的衣襬,尽量把自己藏在他身后。


 


抢劫犯又拿枪指着收款小妹:“收款机打开,钱都给我放袋子里!”


 


收款小妹哆哆嗦嗦的开收款机,半天也开不开,急的自己都快哭了。


 


抢劫犯看她动作慢,着急的用枪托拍柜台上醉汉的啤酒罐,边拍边骂她:“你TMD给老子快点!别想耍花样!小心我一枪打死你!”


 


陈家明紧张的看着那只手枪在眼前上上下下,生怕他走火,手攥着男人的衣襬更紧了。


 


男人可能是被抓的不舒服,回手把陈家明的手拽了下去。


 


陈家明咬着嘴脣恨得要死,我就拽一下怎么了,我都害怕死了,你居然还不让我找点依靠!


 


这时男人突然说话了:“你别拍我的酒。”声音低沉又好听,带着点模糊的醉意。


 


但是在场的人谁也没心情感受他的嗓音。


 


抢劫犯猛地回头,举起枪就顶在了男人的额头:“哪TM有你说话的份?!找死是吧?!我先打死你怎么样?!!”说着还用枪管用力推了推男人。


 


陈家明胆都要吓破了,这傻佬怎么这时候还惦记他那点酒啊,喝酒喝疯了吧!他生怕抢劫犯迁怒他,悄悄的往侧面躲了躲。


 


这个角度恰好能从柜台旁边的烤箱玻璃上看见男人的脸,陈家明惊讶的发现这个男人竟然一点紧张的表情都没有,眼睛依旧是醉的只睁开一半,但是盯着抢劫犯的目光却不知何时变得十分锐利,好像比对面的罪犯还要凶狠。


 


抢劫犯仗着手里有枪,还在骂骂咧咧的用枪磕打着男人的脑袋,另一只手不忘挑衅一般继续拍着啤酒罐,催促收款小妹取钱。


 


陈家明从烤箱玻璃里观察着男人,不知爲何,觉得好像没有那么害怕了,他看着男人的眼神似乎越来越不耐烦,半眯的眼睛也越睁越开。


 


终于,男人的眼睛完全睁开的那个瞬间,他动了。


 


男人的动作快的看不清,陈家明只听“嘭”的一声,还没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就见抢劫犯被按在了款台上,而且陈家明注意到,即使这个时候,男人也没忘了避开他可爱的啤酒,把抢劫犯按在啤酒旁边的柜台上。


 


可抢劫犯手里还有枪呢!!


 


陈家明脱口提醒:“小心枪!”


 


男人懒洋洋的转过头,看了看陈家明,眼神又恢复了之前半睁的状态,好像刚才完全睁开的样子是陈家明的幻觉似的。


 


男人一手按着抢劫犯——那倒霉的坏人被他单手按着都挣扎不出来——另一手慢悠悠把枪从抢劫犯的手里拎出来,扔在地上,一脚踏过去。


 


碎了。


 


“假的。”


 


然后一手刀劈晕了他,扔在地上。


 


收款小妹已经按响了警铃,陈家明总算松了口气。


 


男人蹲下搜了搜抢劫犯的衣兜,摸出一把折叠水果刀,打开看了看,收进自己裤袋里。然后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从里怀衣袋里掏出两张纸币带几个硬币,数好放在了柜台上,拎起他的啤酒头也不回的走出了便利店。


 


收款小妹可能从来没见过这么淡定的人,愣得比之前还厉害,看他走了还傻乎乎的说了句:“欢迎下次光临。”


 


陈家明看男人走了,估计着警察应该快来了,一点也不想大半夜的去警察局做笔录,就跑到微波炉旁边把自己的食物都扫进袋子里,也跑出了便利店。


 


出门左右看了看,男人还没走远,陈家明两步追上他,有点兴奋的问他:“你是不是一开始就知道他的枪是假的啊~?”


 


男人不理他,继续走着,就好像他不存在。


 


陈家明也不气馁:“你身手这么好,是不是练过啊~?”


 


“你家住哪啊~?”


 


“爲什么这么晚还要喝酒啊~?”


 


“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啊~?”


 


“你叫什么名字啊~?”


 


男人沉默的走着,看也不看陈家明一眼。


 


陈家明无奈,看来这位真是一点都没有想搭理他的意思。


 


他叹了口气,伸手拽住男人,男人停下来,眉间闪过一丝不耐烦,但还是没说话。


 


陈家明翻翻自己手里的塑料袋,把两个饭团掏出来,放进男人的上衣口袋:“空腹喝酒不好,吃点东西吧,算你救我的谢礼,今天谢谢你,再见。”


 


男人头一次正眼看了看陈家明,伸出手揉了揉陈家明的头顶,然后转身走了。


 


陈家明呆呆的看着男人的背影。


 


刚才,他是笑了吧?


 


 


 ——END——




虽然是午夜故事,但是本人没驾照,不开车【。





看了乌托邦太太的微博!那么暖!开心的快要飞起来了!所有的负能量都不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