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苏苏苏

(ง •̀_•́)ง

【黄志雄X陈家明】【点梗文】午夜奇遇(一发完)

我的家明小公举!

东皇有冥雅无心:

百粉点梗文


 @苏苏苏苏   @sundic  


*全家:连锁便利店【我不是做广告的




=====================================




全家,是世界上最友好的地方。


 


不论你什么时候去,它都有可爱的收款小姐(男性就当没看见吧),和温暖美味的食物。


 


陈家明凌晨一点捂着他饱受摧残的胃,身心俱疲的进了全家。


 


今天是一个项目的deadline,拍不完的话做后期的时间就不够了。偏偏今天的模特怎么也进入不了状态,几个镜头而已,居然生生拖到凌晨一点。陈家明要不是看在安茜的面子上,绝对会宁可超时违约也要开除她!


 


这个时间有点晚了,能挑的便当不剩什么,陈家明饿的也不想再纠结口味,随意拿了一份烩面,两个饭团,又拿了盒草莓瑞士卷,觉得不太够吃,打算一会再去款台边买对鸡翅,再来杯奶茶吧。


 


陈家明觉得自己现在能吃进一头牛,也不在乎手里的食物是不是高热量,吃进去会不会发胖了。


 


对了,鸡蛋布丁也要来一个。


 


布丁在另一侧的冷柜里,陈家明捧着他的一堆吃食绕到另一侧,那里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直勾勾的看着冷柜隔壁的冰箱。


 


陈家明一眼望过去就下意识的绕着他走。


 


那个男人穿着一件脏兮兮的军绿色夹克,裤子和鞋也都一样象是从泥里滚过似的,头发不知道多少天没洗过,带点卷的头发油油的挡住半只眼睛。


 


陈家明不敢多看他,生怕惹上麻烦,拿起布丁迅速的跑去了款台。


 


收款的小妹妹长得甜美可爱,递给陈家明鸡翅的时候还柔柔的微笑,提醒他小心烫手,陈家明觉得整个身心都被治愈了。


 


这时刚才那个男人拎着一提罐装啤酒摇摇晃晃的过来了,默默站在陈家明身后排队。陈家明这时候才闻到他身上浓烈的酒味,简直像刚从酒缸里爬出来似的。


 


陈家明向前躲了躲,男人并没有在意他失礼的动作,确切的说那个男人似乎除了手里的酒,看起来什么都不在乎。


 


找零已经放进口袋,陈家明拿着便当去门口的微波炉加热,转身的时候正巧看见男人的脸。


 


即使半张脸都快被他乱糟糟的头发挡住了,也遮盖不住男人英俊的相貌,短短半秒,一瞥之间,陈家明居然看清了他深邃的眉眼,高挺的鼻梁,刀削斧劈的面颊和他薄厚适中的性感嘴脣。


 


是一个只靠脸就能衣食无忧的人。


 


居然沦落的这么凄惨。


 


暴殄天物。


 


不过现在什么都比过不吃饭,陈家明迫不及待的把食物们都放进了微波炉,幸福的看着它们在橙黄色的光下旋转,等待着那声美妙的“叮”。


 


男人依旧摇摇晃晃的在那边付款,手在衣袋里掏了好久也没摸到钱。


 


门口传来开门的提示音,又有一个客人进来了,看了看门口的醉汉和收款员,又看了眼陈家明,走进里面去了。


 


男人还在掏衣袋,掏完衣袋又开始摸裤袋,收款的小美女用怀疑又戒备的眼神看着他,男人毫不在乎,继续摸他的零钱,裤袋里好像也没有,他又开始摸上衣的里怀口袋。


 


陈家明看着这个醉汉的动作脑补了好多故事,比如这个醉汉会突然抱起酒夺门而去,或者这个醉汉会像孔乙己一样跟小美女打商量先欠着,或者这个醉汉会改变主意不买东西改成抢劫,他会大喊一声——


 


“都不许动!”


 


整个便利店象是被按了暂停键,只有陈家明的微波炉发出了“叮”的一声。


 


陈家明立刻就把手举起来了,动作熟练的像是排练过一样,天知道他只是胆子小。


 


收款的小美女双手定在收款机上,表情惊恐,一动也不敢动。


 


醉汉找钱的动作也停在那里。


 


最后进来的那个男人手里正拿着一把枪,来来回回指着另外三个人,最后眼神定在陈家明身上,吓得陈家明忍不住发出了很小的“嘤嘤”声。


 


抢劫犯拿枪指指陈家明:“你过来跟他们站一起!”


 


陈家明哪敢反抗,小跑着就冲到那个醉汉旁边了,这时候也不嫌弃人家身上有酒味,象是抓救命稻草一样抓住男人的衣襬,尽量把自己藏在他身后。


 


抢劫犯又拿枪指着收款小妹:“收款机打开,钱都给我放袋子里!”


 


收款小妹哆哆嗦嗦的开收款机,半天也开不开,急的自己都快哭了。


 


抢劫犯看她动作慢,着急的用枪托拍柜台上醉汉的啤酒罐,边拍边骂她:“你TMD给老子快点!别想耍花样!小心我一枪打死你!”


 


陈家明紧张的看着那只手枪在眼前上上下下,生怕他走火,手攥着男人的衣襬更紧了。


 


男人可能是被抓的不舒服,回手把陈家明的手拽了下去。


 


陈家明咬着嘴脣恨得要死,我就拽一下怎么了,我都害怕死了,你居然还不让我找点依靠!


 


这时男人突然说话了:“你别拍我的酒。”声音低沉又好听,带着点模糊的醉意。


 


但是在场的人谁也没心情感受他的嗓音。


 


抢劫犯猛地回头,举起枪就顶在了男人的额头:“哪TM有你说话的份?!找死是吧?!我先打死你怎么样?!!”说着还用枪管用力推了推男人。


 


陈家明胆都要吓破了,这傻佬怎么这时候还惦记他那点酒啊,喝酒喝疯了吧!他生怕抢劫犯迁怒他,悄悄的往侧面躲了躲。


 


这个角度恰好能从柜台旁边的烤箱玻璃上看见男人的脸,陈家明惊讶的发现这个男人竟然一点紧张的表情都没有,眼睛依旧是醉的只睁开一半,但是盯着抢劫犯的目光却不知何时变得十分锐利,好像比对面的罪犯还要凶狠。


 


抢劫犯仗着手里有枪,还在骂骂咧咧的用枪磕打着男人的脑袋,另一只手不忘挑衅一般继续拍着啤酒罐,催促收款小妹取钱。


 


陈家明从烤箱玻璃里观察着男人,不知爲何,觉得好像没有那么害怕了,他看着男人的眼神似乎越来越不耐烦,半眯的眼睛也越睁越开。


 


终于,男人的眼睛完全睁开的那个瞬间,他动了。


 


男人的动作快的看不清,陈家明只听“嘭”的一声,还没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就见抢劫犯被按在了款台上,而且陈家明注意到,即使这个时候,男人也没忘了避开他可爱的啤酒,把抢劫犯按在啤酒旁边的柜台上。


 


可抢劫犯手里还有枪呢!!


 


陈家明脱口提醒:“小心枪!”


 


男人懒洋洋的转过头,看了看陈家明,眼神又恢复了之前半睁的状态,好像刚才完全睁开的样子是陈家明的幻觉似的。


 


男人一手按着抢劫犯——那倒霉的坏人被他单手按着都挣扎不出来——另一手慢悠悠把枪从抢劫犯的手里拎出来,扔在地上,一脚踏过去。


 


碎了。


 


“假的。”


 


然后一手刀劈晕了他,扔在地上。


 


收款小妹已经按响了警铃,陈家明总算松了口气。


 


男人蹲下搜了搜抢劫犯的衣兜,摸出一把折叠水果刀,打开看了看,收进自己裤袋里。然后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从里怀衣袋里掏出两张纸币带几个硬币,数好放在了柜台上,拎起他的啤酒头也不回的走出了便利店。


 


收款小妹可能从来没见过这么淡定的人,愣得比之前还厉害,看他走了还傻乎乎的说了句:“欢迎下次光临。”


 


陈家明看男人走了,估计着警察应该快来了,一点也不想大半夜的去警察局做笔录,就跑到微波炉旁边把自己的食物都扫进袋子里,也跑出了便利店。


 


出门左右看了看,男人还没走远,陈家明两步追上他,有点兴奋的问他:“你是不是一开始就知道他的枪是假的啊~?”


 


男人不理他,继续走着,就好像他不存在。


 


陈家明也不气馁:“你身手这么好,是不是练过啊~?”


 


“你家住哪啊~?”


 


“爲什么这么晚还要喝酒啊~?”


 


“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啊~?”


 


“你叫什么名字啊~?”


 


男人沉默的走着,看也不看陈家明一眼。


 


陈家明无奈,看来这位真是一点都没有想搭理他的意思。


 


他叹了口气,伸手拽住男人,男人停下来,眉间闪过一丝不耐烦,但还是没说话。


 


陈家明翻翻自己手里的塑料袋,把两个饭团掏出来,放进男人的上衣口袋:“空腹喝酒不好,吃点东西吧,算你救我的谢礼,今天谢谢你,再见。”


 


男人头一次正眼看了看陈家明,伸出手揉了揉陈家明的头顶,然后转身走了。


 


陈家明呆呆的看着男人的背影。


 


刚才,他是笑了吧?


 


 


 ——END——




虽然是午夜故事,但是本人没驾照,不开车【。





评论

热度(50)

  1. 苏苏苏苏东皇有冥雅无心 转载了此文字
    我的家明小公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