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苏苏苏

(ง •̀_•́)ง

【谭宗明/陈家明】你好,开门,有快递。

有家明的地方就有我!

暂时没想到:

依旧欢脱·OOC·大纲文,有私设




       1-


       室内的灯光昏暗柔和,男人微微笑着,拿起红酒杯往女人唇边凑过去。女人却优雅地避开,指尖轻轻抚过杯口,开口说——


       “你好,开门,有快递。”


       “卡!!!!!”陈家明喊得撕心裂肺。


 


       2-


       “哪个不长眼的打断了我的灵感!!”


       噔噔噔跑去把门打开,看见个高个子快递员,戴着单位发的统一的帽子,貌不惊人间隐隐透着一股傻气。


       陈家明一开口就想骂人,转眼一瞧他正双手捧着一箱子狗粮,暗道不能为难给婉君宝贝送吃的的人类,顿时又露了个笑脸,签了收眯着眼侧过身让出一条路:“进来放这儿吧~”


       快递小哥默默地走进门把东西放下以后规矩地又退了出门离开。


       陈家明倚着门框心想还第一次见人头那么大戴帽子还那么好看的。


 


       3-


       那是谭宗明送出的第一份快递。


       太子爷初出茅庐处事不当,被太上皇一怒之下贬了下凡,灰头苦脸干起了杂七杂八的活。


       快递公司的老板平常也不是会看豪门八卦新闻的主,反正没认出谭宗明来,大手一挥划了市中心一大片区给谭宗明和另外两个人。


       被贬的太子爷正在人生失意时候,除了工作没敢找其他乐子,一天下来回到家也只是瘫在沙发上无聊地数送了多少件快递。


       然后他想到了那个还没开门就先听到一声“卡——”的兰花指住户。戴着一副几乎能把脸都遮上的大眼镜,瞪圆了眼睛时还挺有趣的。


 


       4-


       第二次见面是在陈家明的公司。收件人不是陈家明,是摄制组里一个小女生。谭宗明一见那个妖娆的背影就赶忙把那句“送快递”艰难地咽了回去,偷偷戳了戳站在旁边的一位女生,给她看了看收件人的名字。


       那位女生压低了声音说:“她在陈导身边忙着呢,要不——”


       “啊啊啊!!!!!”陈家明噌地跑了过来指着女生大吼,“我的拍摄场地不是说好了闲杂人等与林无敌不得入内吗你站在这里干什么没看见人演员正在入戏吗你进来一呼吸就整个气氛都没有了!!!”


       女生不生气,讪笑着给他递文件。他扭过头看向谭宗明,明显是认出他来了:“你又在这里干什么?” 


       谭宗明扬了扬手里的快递袋子。陈家明了然,一把夺过来塞给身边那个小跟班:“说了多少次买衣服别寄回来公司你怎么老改不过来!”气得哼哼唧唧。小跟班低头飞快地签了字,陈家明突然软下声音道:“明天穿来看看,不好看我就把你给炒了。”


       在场三人俱是一愣,陈家明瞪着小跟班:“干嘛!我这是在考验你的审美!”


       小跟班噗嗤一笑,被陈家明打了一下肩膀,谭宗明见自己任务完成,便向人告别。


       陈家明临末又扫了谭宗明一眼。


 


       5-


       “我这是打个巴掌给个甜枣。”陈家明后来一边吃雪糕一边跟谭宗明说。


       “胡说八道。”谭宗明笑,明明是刀子嘴豆腐心。


       陈家明从不避讳自己的外貌协会倾向,而谭宗明刚好是个能入眼的,一来二去陈家明和谭宗明就熟稔了起来。谭宗明好说话又办事牢靠,偶尔在概念里有百里加急的情况,陈家明电话一个就搞定。


       小艾又一次目送谭宗明默默离去时在陈家明耳边神叨叨“人非草木孰能无情”,陈家明默默地心想是不是该请这位好说话过了头的快递小哥吃顿饭。


 


       6-


       刚这么愉快地做出了决定,陈家明就发现来送快递的小哥变了个人,机灵的很人也精神,但没有了谭宗明那种沉默着的气质。他试探着又网购了几袋狗粮往家里寄,没听到熟悉的叫门声,只有快言快语的短信通知。


 


       7-


       可是陈家明根本没时间深究谭宗明到哪里去了,只当他被调到另外的片区。概念最近新接了个服装品牌的推广,平面和视频广告比重都很高,月末还得安排一场走秀。陈家明每天加班沉浸在一堆文件里,工作室模特来一批走一批、一堆又一堆衣服飞来飞去,小跟班们个个都蔫成咸菜苗了,陈家明反而越来越精神。他知道这个项目对公司的重要性,实在不敢造次。


 


       8-


       好不容易熬到月底,费德南看完最后一次走秀的彩排,终于说了声好。


       陈家明把小跟班拉下来确定场地布置情况,小跟班翻开文件说:“之前跟您说过的,X酒店最大的迎宾A厅被抢先预定了,我们在B厅,但总体布局差不了多少。现在已经收拾好了。”陈家明点点头。费德南在一旁问:“A厅被谁预定了?”


       小跟班摇头:“不知道,只听说是个什么接任仪式。”


 


       9-


       最近的陈家明绷得太紧,越往酒店走心里越慌——他还以为是精神上的。


       他走进空的电梯,不料后面跟上一大群人,热热闹闹挤满整个电梯。周围的热浪骤然加大,人声撞击在陈家明的耳膜上一下一下难受得很,强忍着等人群出了电梯才撑着旁边挪出去。


       裴娜和小艾正在B厅门口候着,见到陈家明时挥了挥手。陈家明扯出一个笑,还没迈出步子就昏了过去。


 


       10-


       谭宗明看着躺在床上的陈家明,发现他脱了眼镜以后也挺好看。


       床上的人突然睁开眼睛,眨了眨,看向谭宗明,半晌说:“你……”


       谭宗明柔声道:“这里是酒店房间,你刚才昏倒了,我——”


       陈家明突然坐起身,使劲摸谭宗明的外套:“你你你身上的可是Armani最新秀场款!!!你一送快递的怎么、怎么……”他想不出怎么表达,卡在那里。


       谭宗明气笑:“这不是重点,好吗?”


 


       11-


       “好吧,我昏倒了。但是你怎么在这里?”还穿那么贵气。


       谭宗明说:“我在A厅有事。”


       陈家明想了想:“但A厅不是说是什么接任仪式吗……”他偏头再次瞄了一眼谭宗明和他身上的西装,突然伏倒在床上。“请不要告诉我是你要接任个什么东西然后被昏倒的我砸中最后没接任上……算了你还是告诉我吧让我死个痛快。”


       陈家明说得飞快,谭宗明却只盯着他毛茸茸的头顶:“呃——”


       “不要说谎。”陈家明突然抬头。


 


       12-


       谭宗明手机响,被他按掉了。陈家明看了看他的手机,又看看他。


       谭宗明也看着他。


       两个人无声地用眼神晃了几个来回,最后谭宗明握紧手机起身:“抱歉。”然后到了阳台嘱咐底下的人安排仪式后续。


       陈家明发了一会儿呆,摸向床头柜的手表一看,尖叫了一声:“我的秀!!!!!!”


       谭宗明赶忙掐了电话跑进来,正看见陈家明想冲出房门,几步追上拦腰就挡住了人:“你的秀没问题,我帮你看了。你的上司也知道你在这里休息。”陈家明口不择言:“你一送快递的懂什么时尚懂什么走秀!”


       谭宗明眉一挑,陈家明霎时回神:“哦,你懂你懂。”


 


       13-


       谭宗明叫了送餐,陈家明到卫生间洗了把脸,终于感觉好了一点。


       “怎么突然昏倒了?”谭宗明有点不放心,以为什么大病。


       陈家明信口胡诌:“人群恐惧症。”


       谭宗明声线一沉:“不要说谎。”


       “……就是最近加班加得有点狠……”


 


       14-


       看着陈家明吃面。


       陈家明边拨开葱花边打量坐在自己对面的人:“说实话,我原本以为你是个废柴。”


       谭宗明喝了口水:“那现在呢?”


       陈家明吸溜了一大口:“现在发现……”他伸手在眼前晃了一下,突然笑了,“我就说为什么老看不清你,原来没戴眼镜……”他低头又吃了一口,抬头猛地发现原本坐在对面的人无声无息地挪到了自己隔壁。谭宗明问:“现在看清了没有?”


       陈家明咽了咽口水:“……看、看清了……”


 


       14-


       “现在……大概明白你那股特别的气质从何而来了。”陈家明昂着头分析道,“是股贵气。”


       谭宗明笑笑:“我觉得你是在夸我的衣服。”


       陈家明:“当然不,你废柴的时候我就觉得你特别了。”


       “这是一见倾心?”


       “……什么什么什么!这是我的眼睛善于发现美,好不好!!”


       他又伸手在眼前晃了一下,搡了一把越凑越近的谭宗明:“快把眼镜还给我。”


       谭宗明识相地退后了一点点,平淡地道:“你的眼镜摔坏了,我让人给你送了副新的来。”


       陈家明暴起:“你选的眼镜能戴?!”


 


       15-


       事实证明,能戴。从亮彩色的镜框突然换成稳重的黑色,整个人气质有点飞跃。


       陈家明在卫生间镜子前面皱着眉头,勉强地下了个结论:“嗯,谢谢——”道谢的话拐了个弯,“你谁?”


       谭宗明站在他后面,反应了好一会儿:“刚成为晟煊集团总裁。”


       陈家明猛抽一口气:“你一送快递的还有这么一重身份你这是神仙下凡啊?!”


       他思考了一下:“所以那个接任仪式就是你……你……接……那个……总裁职位……”


       谭宗明觉得陈家明又快要跪下去了。


 


       16-


       直到两个人走出酒店,陈家明还没能消化得了“认识的快递小哥是总裁”这一残酷的事实。


       谭宗明突然停住脚步,看着陈家明:“其实我现在也挺废柴的。”


       陈家明没听完就笑了:“切!谭总,别那么妄自菲薄好吗!”他一扭腰拍了拍谭宗明肩膀,转身就走了。


       谭宗明:???他没听出来我什么意思吗???


 


       17-


       陈家明跑回家第一时间打电话把小艾叫到了家里。


       小艾熟门熟路到厨房冲了咖啡,陈家明一边说话一边心不在焉地加糖,直到小艾抬手。


       陈家明如梦初醒:“我说太快了?”


       小艾:“你看看你的咖啡。”


       有座甜的小冰山。


 


       18-


       小艾清了清嗓子,准备神叨叨,却被陈家明打断,不明所以地看向他。


       陈家明说:“你那时候在我耳边念叨的那句什么来着?”


       小艾发现根本不用自己发表长篇大论。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19-


       小艾走了以后费德南打来了电话,慰问一下以后告诉陈家明最近可以稍微放个假。


       陈家明顺着婉君的小白毛摸啊摸,又去给它倒了一些狗粮。


       “你好,开门,有快递。”


       陈家明:“……”


 


       20-


       他跑去打开门,看到谭宗明捧着一大箱狗粮,跟以前一模一样。


       就是衣服比以前贵了点。


       陈家明堵着门口发愣,谭宗明无奈地笑:“你要发呆能不能让我先把东西放好了再发……”


       陈家明这才顺利地揪到问题核心:“你怎么知道我又准备买狗粮了?!”


       谭宗明放下箱子双手撑腰:“我给你送了18次快递,总该摸出点门路吧?”


       “哦……那……”陈家明突然有点纠结。


       谭宗明突然上前一步:“你还不懂啊?”


       “……”陈家明显然是懂了,脸色变得通红。


       谭宗明非常高兴:“你——”


       “闭嘴,你个废柴!!!”陈家明吼着就把人推了出门。


       砰。


 


       21-


       谭宗明敲敲门,然后悠悠地在门口等了一阵。


       门又开了。


       陈家明抱着婉君脸红红地生硬地说:“进来。”


       谭宗明乐了:“你干嘛?”


       陈家明:“我收快递。”


       谭 · 快递 · 宗明开心地笑了。






——END——


来自 @苏苏苏苏 点梗!


好气哦为何要我刚写完总裁组就来写家明小公主哼唧!


简直是2333333


还有你们这群僵尸粉一样的小天使!!


不来勾搭我为何要关注我!!hin!!


本lo全部文章目录

评论

热度(89)